2020年北京高三西城期末语文作文记叙文《新高度》优秀范文



2020年北京高三西城期末语文作文主要分为微作文和大作文,大作文分值50分,分为议论文和记叙文,二选一;议论文作文题目《文化认同》,记叙文作文题目《新高度》。我们搜集到了《新高度》范文,一起来看!

1月8日,西城区进行了高三年级期末语文测试,此次语文大作文题目为《文化认同》《新高度》,分值50分。二选一模式。北京高考在线网站搜集整理记叙文《新高度》优秀范文,一起来看看吧!

【原题回放】​​

②我们可以用“新高度”来描述一种现实的状态,也可以用“新高度”来展示一种明确的评价。

请以“新高度”为题,写一篇记叙文。

要求:思想健康,内容充实,感情真挚,运用记叙、描写和抒情等多种表达方式。​​​

2020.1北京高三西城期末语文·记叙文佳作​​

新高度(一类上)

他曾是一名消防员。

在一次抢险中,他得了恐高症,一名中年男子,被烈火包围。火场中浓烟滚滚,哭喊之声不绝于耳,而木质的房屋结构,让火势愈演愈烈,最终至于失去了控制。

人!屋中还有人!一个声音萦绕在他脑中,挥之不去。终于,他不顾队友的劝阻,只身进入了火场。他终于在四楼找到了那名中年男子。然而,火势蔓延过快。他没有时间等待队友的防护措施布置好,抱着中年男子,闭眼一跃而下。

幸运的是,他掉在了灌木丛中。他将男子高高举起,男子并没有受伤;他自己多处骨折,但终究捡了一条命。

虽然身体在经过三个月的康复后没有了大碍,他的心理却撑不住了。他只要一步入高层,一阵天旋地转便会袭来,身体也会有一股钻心的痛。

他辞去了消防员的工作,转而在商场当起了保安。由于他的恐高症,他被同事们戏称为“一层楼”。同事们常开玩笑:“喂,老王,你什么时候能升到‘二层楼’的新高度?”

他往往一笑了之。他觉得,他这辈子就这样了,一层楼便是他高度的“顶峰”。

然而,命运似乎又给他开了一个大玩笑。商场又着火了,浓烟阵阵,烈火熊熊。

他接到报告,十楼还有一个女孩儿。此时火势不算太大,正是救人好时机;然而消防车还要二十分钟才到,同事们也都不肯冒险救人。

人!屋中还有人!那个声音再度响起。他想要努力说服自己不去救人:他有恐高症,去救人最大的可能性是同丧于火海。然而,他最终没能够。

冲!冲!冲!他闭上了眼睛,狠下了心,一口劲冲上了十楼。他缓缓地睁开了眼。他的脚底是商场特色的“玻璃地板”,可以一望到底。晕眩再度袭来,心如针扎般痛……他半跪在地,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雨点大的汗珠像流水一般地流下……

“起来!起来!我能行!小女孩儿在等着我!”他咬紧牙关,一点一点地站了起来。世界已经不见了,只有满眼血红色。他努力用耳朵寻找小女孩的哭声,摇摇晃晃,却又巍然挺立地向小女孩儿走去。

近了,近了。他努力地从血红中分辨出了人形。他将早已吓倒在地、不能走动的小女孩儿背起,映着火光向楼下走去。

小女孩儿得救了。

十楼,是他从未到达的新高度。同时,这也是他人生的新高度,社会道德的新高度。

他依旧恐高。他依旧只能上一层楼。

但精神上的他,在十楼的新高度,傲然挺立,在火光的映照下,熠熠生辉。

新高度(一类上)

他登上高高的观景塔,脚下是一整座家乡。他喜欢独自站在这里,因为这里是城市里的最高处,也是能眺望最远的地方。

他总期冀着从这高耸云霄的塔顶看得更远一些,虽然他知道人的视野是有限的。它幼小澄澈的目光努力地拨开远方的云雾,绕过崇山峻岭,望向父亲所在的方向。

父亲说过,他是建塔的人。“每当你想我,就登上这座观景塔,我也会在远处的塔上和你对视哦。”父亲将年幼的他紧紧箍在怀里,温热的液体浸湿了他肩头的衣料。在他还来不及领会一切现实的时候,父亲已经拎着小小的行李包,在异国他乡修建起新的塔。

那叫“信号塔”。父亲之前告诉过他。和公园里的观景塔不同,那种塔更高、更远,也更重要。“咱们国家已经有很多这种塔啦,但有些国家还没有。”父亲抱着他,指着墙上的工程地图解释道,“所以国家要派我去设计修建信号塔,让其他国家也能享受信息网的覆盖。”

他还太小,那时的他只以为塔就是越高越好。他也指着窗户外面伫立的观景塔,口齿不清地问父亲:“那座塔不高吗?为什么要修别的?”

“还有更高的塔。”父亲的声音洋溢着他不懂的坚定,“我们要达到新高度。”

从此他的生活陡然缺了一隅,那片失去父亲陪伴的日夜,他用父亲口中新的高塔支撑起来。

他渐渐长大了,他的目光日益成熟,他登上观景塔的脚步越来越有力,也越来越如父亲一般地坚定。他从没有在百尺危楼上寻觅到那座达到新高度的塔柱的踪迹,也不曾感受过父亲温情的眸子与自己对视。他只是从新闻里、书籍里加深对父亲的理解。电视荧幕上没有父亲的面孔,却有一座座灰白坚挺的信号塔在游走的苍翠山脉间静默地站着,镜头一转,是大洋彼岸深色皮肤的人们用生涩却激动的中文道谢。

他想父亲骗了自己,那些塔根本没有观景塔高,父亲也并未作为主设计师接受采访。他又想父亲的话没错,除了塔楼之外,还有更高的新高度。

视频通话中,父亲熟悉又陌生的脸因为信号加强而更加清晰,他第一次发现父亲老了。父亲站在山间,强风在他身后呼啸,父亲兴高采烈地给他展示新修的信号塔。泛着钢铁冷润光泽的塔,彰显着中国飞速上升的科技水平,也蕴含着大国的人文情怀。

他向观景塔外看去,仿佛能看到无数巨人在天地间劳作,撑起碧蓝的天空,他也仿佛看到了达到新高度的塔在眼前伫立。

新高度(一类上)

小昭接过母亲颤颤巍巍的手递过来的信封。看着那严谨的包装,他心中好似大海的涨潮,那层泡沫载着他的希冀,漫上小昭的心头,随着封条被撕破的清脆声音,“录取通知书”五个大字闯进他的眼帘——小昭的血液如潮般涌动起来了!

夜以继日的苦读、谱曲,小昭的音乐梦终于要实现了,他出身于深山的小村庄,正因如此,他才要付出比别人更多倍的努力;也正因如此,此刻被全国最顶尖的音乐大学录取的喜悦,来时才比其他人更加猛烈!

他深知自己的音乐天赋不能被这贫寒的小村庄所局限住,他爱音乐,他迫切要走出去,唱出自己音乐路上的新高度!

在C大的学习生活固然充实,他的乐理知识与谱曲知识也愈加深厚饱满,此刻的他就像一颗饱满而鲜嫩欲滴的果实,只等有缘的伯乐来采摘,只恨天公不作美,贫寒出身的他又怎能敌得过有钱人家的孩子?凝结他无数心血的乐谱,自然是摞不过一打又一打厚厚红艳的钞票的。曾经写出灵丽旋律的手此刻黢黑粗重,那是被工地所磨出来的,他还有一家待哺的老人与弟弟妹妹!无数个夜,泪水与悲愤迷蒙了他的双目,可他依旧要在这迷蒙中继续前行,而前行的方向,终于又变回了生他养他,那个会局限他音乐路上的新高度的小山村。

在C大学习的那充实丰富的仿佛每日都闪着光的日子仿佛只是个灿烂明丽的梦,现在梦醒了,他要重新过上与农活为伴的日子了。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一次他的生活里不再有音乐与歌声了——那只会勾起他惨痛的经历。母亲为让他开心,如儿时哄他般唱起的歌声,此刻也被他粗暴地打断——“你烦不烦?!唱歌就能把今年过年的钱唱出来?”

在母亲惊异与受伤的眼神中,他烦躁地走出家门,想去山野间散心。令他惊诧的是,随山风一同吹来的,是一群稚嫩的童声,那声音清澈如溪泉,小昭知道,那是还没被大城市的尾气与虚伪的经历所污染过的声音;那是曾经的自己也拥有过的声音!清脆亮丽的童声刺激着他的耳,他捂着头,痛哭起来。

——“那时我们有梦,关于青春,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如今我们深夜饮酒,杯子碰到一起,听到的全是梦破碎的声音。”

他曾读过的北岛的诗,那时的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会是形容自己的!

他拭干眼泪,顺着那清丽歌声的源头,如一头天狗,狂奔——他要找到那群孩子!他要找回自己的梦!

一群孩子惊诧地瞪着水灵灵的大眼睛望着这忽然闯入的人。小昭手足无措地望着他们,无言,可不知是哪个孩子咯咯笑了起来,拉起小昭的手,越来越多的孩子汇集到小昭身边。又不知是谁起了第一个音符,唱起了小昭最熟悉的那首山歌,小昭打开自己生涩的喉咙,跟着唱了起来。

那歌声旋律,每一个音符,越飘越高,高高的,越过了那一摞摞鲜红的钞票和城市的尾气,久久不能弥散。

小昭终于唱出了他音乐路上的新高度!比以往的,都更要高耸入云,响彻山野,直入云霄!

新高度(二类上)

周围是漆黑的夜,我奋力沿着藤蔓向悬崖之巅攀缘,尽头是父亲模糊的身影。就当我快要成功,指尖似乎已经触到父亲伸出来的手时,我滑落了。头向后仰着,耳边是凉凉的风,不远处高中时的学校闪着黯淡的灯火…“爹爹!”我喊。“嘿!又做恶梦了”,旁边传来关切的声音。原来是一场梦,每当我特别苦特别累时都会做同一个梦,现在我正在一所破旧的小学,其实只是打个盹,这是我进行拉练的第六天凌晨。

军校毕业前的拉练被我们这些学员戏称为“魔鬼”训练。然而,那些教员们却谓之为“淬火”,只有通过“淬火”,我们才能由一名战士上升到一名基层指挥员的高度。而我私下里认为只有“淬火”后才可以顺利毕业,弥补我高中时那“屈辱史”。

六月的一个清晨,卡车把我们拉进大别山后便一溜烟的跑了,拉练正式开始。前四天都是徒步行军,每天45公里,上午23公里,下午22公里。队友们从刚开始的兴奋激动,到无语,沉默,再到后来的疲乏,嫉妒疲乏。

在我们极度疲乏的情况下,开始布置训练任务。第五天的上午是抢占三座山头,下午是休整,因为,晚上即将进行拉练中最苦的一项任务——“夜间行军”。所谓夜间行军是天黑后,要按照地图行进30公里,并且要按点到达路途中的目标,否则会错过补给(食物)。我们队一共100多人,分为两个部分,前面尖刀排探路,后面则紧跟前队。由于太过疲乏,队伍完全无法保持,100多人,3个5个的组成小队整整托成了一条3公里的长龙。有一些教员坐着车子来回巡查,防止有人半路上睡着了。我们也相互鼓励,提醒,坚持向下走下去。到了后面脚与腿完全麻木,根本分不出来哪里是脚板哪里是小腿。十多斤的背包再加上一台五六斤重的抢压得肩膀辣辣的。95%的队员脚上已经是大泡套小泡,在无边的黑夜,高度集中精神向前、向前、再向前…许多人都是双膝颤抖着跪在了终点。我作为尖刀排的走的路更多,此时已是全身无力,瘫在地,脚已经失去了知觉。我把脚扒过来,用力脱下来,然后提住袜子向下拉,想让麻木的脚恢复一下,却发现怎么也拉不下来。再一看,原来袜子已经被从血泡中流出的血粘在脚上了。

第六天完成5公里的竞赛奔跑后,我顺利通过了“淬火”。演讲台上,领导严肃又激动的说:“我相信你们已经上升到了新的高度,你们已不再仅是一名战士…”

晚上,我又梦到了悬崖,可这一次,我登上了悬崖之巅,与父亲肩并肩遥望。那远处的高中学校已然渐渐淡去,我因高中荒废而难以释怀的情结,悄然解开。更远处是一片灯火辉煌,那是我在新的高度上的新的一片灯火辉煌,那是在新的高度上的新的起点,我遥望,似乎看到了一片有一片更远处的辉煌。

声明:本文来源于网络,由北京高考在线团队(微信公众号:bj-gaokao)排版编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管理员删除。

    北京高考资讯扫一扫 关注官网微信
    ○ 致力于北京高考资讯服务
    ○ 微信公众号搜索「北京高考资讯」或「bj-gaokao」关注
    3
    来源: | 原文链接 | 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