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届“语文报杯”国家级特等奖作文:大师你好,大师再见



日前,第20届“语文报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读写集训营国家级特等奖作文公布!一起来看!

日前,第20届“语文报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大赛读写集训营国家级特等奖作文公布!一起来看!

第20届“语文报杯”全国中学生作文征文活动读写集训营国家级特等奖。

所选文题为有关“跟跑者、领跑者、独跑者”的材料作文。

大师你好,大师再见

(作者信息:季姝含江苏省南通中学)

马尔克斯曾谈起和他钦佩的作家海明威在人潮中的一次会面。

他曾上前一步,向那时并不认识他的海明威挥手:“你好,大师!”

海明威听见了。他在人流中回头,挥手致意:“再见了,我的朋友!”

那是两颗伟大灵魂在千万双无关目光注视下的一次碰撞。于是谁又能说,在奥雷里亚诺上校的三十二场起义中,在纠缠一个家族百年之久的孤独宿命中,在嫉恨、暴死和预言中,闻不见狂暴的风浪和鱼血鱼肉的甜腥呢?

整个人类群体就像一群羔羊,总需要一些个体领跑在时代前列;而这些领跑者,我们习惯称之为“大师”。“大”,乃是无所不容超凡脱俗的胸襟气魄;“师”,则是为人师表,是后辈学习和模仿的标杆。跟随领跑者几乎已成为前进时公认的捷径,毕竟,前辈砍开了荆棘的道路远比自己摸爬滚打好走得多;而一滴浓缩的智慧的甘露,也当然远胜过十大碗寡淡无聊的白水。读雨果,就好像是由他领着你在圣母院中踟蹰,将每一处隐秘的石雕浮刻和透亮的彩绘玻璃,与人性中的沟壑丘陵比较;读波德莱尔,就好像是他与你坐在永夜中的一蓬篝火边,他以火光亲手撕扯开黑暗和尸首的腐臭,再将自己一颗鲜活的心生生塞入裂缝;读陀思妥耶夫斯基,就好像是他把你推入雷雨中一辆飞驰轿车,车越来越快,雷暴越来越愤怒,他的声音也越高越急,直至最终你头晕目眩耳鸣,只能看见车窗玻璃上被狂风吹开的水珠。

千百年来,无数后辈正是紧紧跟随着领跑的大师奔跑,从他们的背影里揣摩真谛,不断调整步伐,最终抵达了自己的最高峰;就如达·芬奇指点下的拉斐尔,为布多夫金所栽培的维塔斯。而大师们呢,那些后来者既让他们欣慰也使他们警惧,于是成为别人目标的同时,他们也在不断向上推进自己的亦是人类的封顶线,将目标定得高一些、更高一些。这一拉一推,就像肌肉某种和谐而美妙的运动,产生了不可小觑的张力,把人类群体推上一个又一个更高峰,促使这群羔羊跑得更快更远。

然而,一味地追随领跑者,一味地模仿大师,只会限制发展,使后辈束手束脚,最终陷入复制、抄袭乃至剽窃的泥潭。如在唐末宋初备受推崇的《文选》,甚至杜工部也深慕,谕之“熟精《文选》理”。人人读之,人人学之,也必人人陷于之,以至于陆游评道“草必称‘王孙’,梅必称‘驿使’,月必称‘望舒’”,千篇一律,何其陈腐无趣!更何况每个时代的审美风尚不尽相同,也难怪苏轼言之“恨其编次无法,去取失当”了。

所以,马尔克斯敬佩海明威,却不会再写一个老人与海洋的故事;而杜子美钦慕李太白,却也不会试着做第二个“酒中仙”。

毫无疑问,跟随领跑者是有益的,这为初出茅庐的新人们提供了前进的旗帜,学习的楷模;但做一个跟跑者的同时,不如也考虑成为独树一帜的独跑者。尤其是在这个呼唤个性与创新的时代,睿智的选择也许是跟在领跑者身后积蓄足够的经验和力量,待翎羽丰满,再怀着感激道别,试着挣出大师的卵翼,开辟自己的道路,乃至无形中成为新的领跑者。

愿我们每个人既有说出“你好,大师”的明智,也有说出“大师,再见”的勇气。

每周精选

声明:本文部分信息来源于自主招生指南,由北京高考在线团队-北京地区最具影响力的高考升学服务平台(微信公众号:bj-gaokao)综合整理编辑,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管理员删除。

    北京高考资讯扫一扫 关注官网微信
    ○ 北京高考领域极具影响力升学服务平台
    ○ 微信公众号搜索「北京高考资讯」或「bj-gaokao」关注
    0
    来源: | 原文链接 | 报错?